“空巢老人”子女不在身边,日常饮食谁来照料?孩子“入园难”怎么解决?在职场“白加黑”奋斗的年轻人,网购快递到家没人收怎么办?这些普通百姓关注的民生问题,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社区服务。日前,住建部、民政部印发通知,开展完整社区建设试点工作,进一步健全完善城市社区服务功能。

  社区既包括每个人空间意义上的“家”,也涵盖居民开展社交、娱乐、教育、健身、医疗等各项基本功能的公共空间。有研究显示,我国城市居民平均约75%的时间在居住社区度过。但是还有很多社区并不“完整”,特别是那些新建成的楼盘,即使网购、外卖送餐可以弥补一部分基础服务设施的短板,但社区的“人气”难以凝聚,城市生活的“灵魂”也少了一块柔软的地方。“完整社区”概念的提出,直指居民宜居生活的“最后100米”,成为城市“烟火气”的有机载体。

  党的二十大报告明确提出“提高人民生活品质”的要求,并强调健全基本公共服务体系,提高公共服务水平。完善、健全社区服务,属于居民最关心最现实的利益问题,是人民生活品质的直观衡量依据,需要政府、居民自治组织与社会力量协同推进实现。

  建好完整社区,群众关切的“一老一幼”设施是重点。高龄老人不方便做家务,面向居民开设平价的社区食堂,提供上门养老服务、家政服务,能大大省去子女的担忧和负担。努力让居民子女就近上学、上幼儿园,放学以后有安全的活动场所,将有效缓解家长们“起跑线上”的焦虑。从更大的背景看,完整社区建设也是解决人口老龄化问题、优化生育支持措施的有力抓手。

  提高社区服务可及性,城市中坚力量尤其是青年职场人的合理需求不容忽视。一方面,社区服务要针对居民群体的新需求提出可靠的解决方案,比如开设快递代收点、公共自习室等;另一方面,青年人对社区服务不了解、不关心,会限制社区服务功能的充分发挥,社区工作者与社区服务供给方要主动对接青年,掌握青年居民的真实需求,做好为青年服务的贴心人。

  提出“完整社区”概念的吴良镛院士指出:“社区不仅包括住房问题,还包括服务、治安、卫生、教育、对内对外交通、娱乐、文化、公园等多方面因素,既包括硬件又包括软件,内涵非常丰富。”完整社区不是在现有条件上“做加法”,而是重塑社区形态,探索新型社区治理模式。在完整社区试点过程中,社区居民不仅是被服务对象,也是社区提质升级的参与者、建言者。例如,通过“吹哨报到”“接诉即办”等机制,切实解决物业管理和社区治理的“关键小事”,提升城市精细化治理服务水平。

  “政之所兴,在顺民心。”健全完善城市社区服务功能,开展完整社区建设试点工作,是踏踏实实惠民生、暖民心的行动,备受公众期待。在试点过程中,各地应结合社区实际,瞄准居民需求,大胆尝试和探索,努力提供更多老百姓切实需要的社区服务,从而全方位提高广大居民的生活品质。

  (文|王钟的)